recounts |

行走在大山裡的靈魂

2013.11.01 Fri

17:46:39

當一個社會在物質慾望裡喧囂時,當一個時代在病態思想裡瘋癲時,高貴的靈魂就是多餘的,是不合時宜的特快急件

《靈山》講述的就是這么一個不合時宜的靈魂到處漂泊的故事。主人公被自己的靈魂所累,不願意再看到身邊虛偽的陰險的愚昧的嘴臉,不願意再聽到周遭批評的空洞的假意的話語,只身一人,踏上找尋偶然得知的一處喚作靈山所在的漫長行路,最後只見到上帝化作的一只很小很小的青蛙︰昭示人類的無知與渺小。

靈山在那裡呢?主人公一路找尋,在最接近靈山處,得到一位老者指路︰河那邊。河那邊即是作者出發的地方,河這邊即是河那邊,河那邊也是河這邊,就這樣陷入了邏輯的無限循環,永無答案。或許這就是答案︰在沒有高貴的靈魂的地方,根本不存在靈山,即使存在,也不會對世俗之人開放,隔絕人世,永無循跡。想必主人公踏上尋找靈山之路時,也沒有抱幾分勝算,只是需要一個由頭,需要一個單獨行路的藉口,就這樣開始漂泊。廈門市廈大西村門口的小書局掛著一個紙牌,上面寫著“要么讀書,要么旅行,身體和思想,總要有一個在路上”,這句話真是旅行者的心境的真實寫照,主人公那時的心境想必大概也如此吧。起初主人公正遭受著非議,作品被禁止發表,家庭也不和睦,靈魂無法安寧,於是借尋找靈山之機,沈思自己的過往,告慰靈魂,排遣煩惱。豈料路上遇到的人和事只是加深了主人公的迷惑和困頓,因為這是一群沒有靈魂的人,一群沒有靈魂的人結成的社會,主人公的靈魂依然沒有找到歸宿,依然顯得不合時宜,像個幽靈般四處躲藏,形單影只亞洲知識管理學院關於傳統產業的了解

我不禁自問,什麼是靈魂呢,靈魂是不是一種虛無飄渺可有可無的東西?有哲人說,正義的靈魂是睡至半夜叩響心門拷問善惡的幽靈;高貴的靈魂是神賦予人區別於其他生物的饋贈;聖潔的靈魂是人發自內心對自由、愛、美的渴望;自由的靈魂是獨立的、永生不滅的。印象主義詩人蘭波說,靈魂與肉體結合,人才能福祉。可是高貴的靈魂要想在身體裡常駐,是何等的難事,沒有靈魂反倒可以逆來順受、活得有滋有味。故事中主人公的靈魂折磨著主人公,使其不能像其他人那樣隨世沈浮,不能寫些輕易發表穩賺民眾幣的文字,不能幫朋友女兒買個名牌大學的名額,不能視他人的生死如無物,甚至不能安於自己的一張書桌,偏偏要四處流浪,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見証他人麻木的世界︰一路上,有遭遇情變被人拋棄繼而跳河自殺的女人;有瀕臨失傳的羌族歌謠的落寞歌手;有近乎被人遺忘的主持祭祖儀式的白頭長者;有拋棄世俗鄙視功利隱居石洞潛心修行的道人;有被工廠污水生活垃圾污染的江河;有遭電擊炸藥過度捕獵近乎絕跡的魚類;有因珍貴木材市場上供不應求被砍伐殆盡的原始森林,有正襟危坐開會討論神農架野人的官員;有從勞改隊逃回家親人拒絕相認繼而逃到山裡做了野人的上海**;有被親人揭發**被警察打死在越獄途中的女戲子……這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世界,這世界不允許人擁有靈魂,這世界被某種巨大的陰影籠罩著,這世界讓主人公無法自由呼吸,讓主人公時刻都想著逃離,因為沒有靈魂的人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一群沒有靈魂的人打著各種旗號扼殺他人的靈魂,但最可怕的是人變成了行尸走肉,對沒有靈魂習以為常,麻木不仁。

無獨有偶,邀兵ち說過,中國的封建時代沒有人的歷史,只有王朝的更迭。因為若沒有自由,靈魂就無從談起;若沒有靈魂,人就無從談起;若沒有人,那就沒有人的歷史,只是殺戮和苟活而已。近來讀史學大師黎東方所著《細說秦漢》,秦漢幾百年的風雲人物、歷史事件、戰爭媾和,大師娓娓道來,讓我對中國古代社會政治思想史有了新的認識,大概從秦朝的制度開始,中國人的靈魂就在一次次的禁錮中萎縮、消弭了。《靈山》從某種程度上是被壓抑幾千年後中國人的靈魂發出的遲到的呻吟。

小說裡描寫的時代已過去三十年了,這三十年裡,思想逐漸開放、經濟迅速發展、物質極大豐腴、精神越發亢奮,但靈魂始終在中國人的意識裡缺席。中國人只喜歡在功利世界尋找慰藉,少有特立獨行、視自由為生命之人,有的只是些衣架酒桶、肉囊飯袋、行尸走肉爾。君不見沽名釣譽如某某專家為某某漲價辯護;君不見某某作家跟某某專家微博掐架;君不見某某教授學術腐敗抄襲論文;君不見某某大學某某海歸偽造畢業証偽造海外學習經歷;君不見各種媒體對桃色新聞娛樂花邊樂此不疲。沒有靈魂,所以這裡的世界每天都匪夷所思Dr. Liao Sheung Kwan

看看我們的周遭吧,我不想說那年從躺在地上的小月月身邊走過的路人是沒有靈魂的;我也不想說逼著戶主往自己身上澆汽油自焚的城管是沒有靈魂的;我也不想說掐死兩月大嬰孩的盜車賊是沒有靈魂的;我也不想說生產毒奶粉毒大米毒豬肉的頭家是沒有靈魂的;我也不想說在鐵的事實前閉著眼昧著良心說瞎話的官員是沒有靈魂的……但是事實不言自明。

有了靈魂,才能找到心中的靈山。

オススメ情報

窗外迷失的另類人生

2013.10.26 Sat

21:31:32

推開一扇窗,我看到了世界,也看到了自己的心﹗
窗外,是另一個世界。
一枚秋葉,在不經意間飄落,揉碎了季節的憂傷;一縷月光,在靜靜的深夜,婆娑著我的心房;一粒塵埃,在歲月的深處,涌動著諸多情愫,吟唱著幾多詩篇。不必慌亂,閉上眼睛,能聽見自己的心跳;不必太累,停下腳步,會看到風的徜徉,雨的美麗;不必嘆息,伸出手來,溫暖其實一直在身旁ACKM
撫摸著窗台,感受時間的律動。時間,有時候是一種扈。無法釋懷的,放逐時間,就是一段經歷;不能割舍的,賦予時間,就是一個記憶一聲嘆息;難以解釋的,融入時間,就是一種結局一抹微笑。
時間,是距離是扈,讓一些東西更清晰,讓一些感情更明白,讓一切都趨於平靜。
窗外,是另一種人生。
有時候,我們會深深的愛上一個人,沒有原因,也沒有道理,更沒有所謂的約定和所謂的緣分。這個人,也許不在身邊,也許永遠遙遠;這個人,也許不會愛你,也許只能在夢裡;這個人,也許你會放棄,也許一直默默駐在你的心裡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有時候,會出現許許多多的意外。時而驚喜,讓人措手不及;時而無奈,讓人難以啟齒;時而痛苦,讓人猝不及防,生不如死。驚喜也好,痛苦也罷,只是一種歷練,不要讓心情毀了一生;得到也好,失去也罷,只是一個意外,不要迷失方向,更不要迷失自己。意外,是另一種美麗,坦然地面對,默默地撐起,因為下一個路口也許就是奇跡,因為苦難的盡頭,其實就是一種福祉的開啟﹗
有時候,感覺人生是一本書。曾經的天真和夢想,如同一篇篇斑斕的童話,有湛藍的思緒,有無垠的雪地,也有淒美的記憶;曾經的美好和渴望,好似一首首雋永的小詩,有平仄的韻律,有激蕩的情懷,更有沈默的空白;曾經的不舍和糾結,好像一個個形態各異的標點,反反覆複,是是非非,起起落落,其實就是一種標注,一個符號而已。
也許一生,就是一句話;也許一段經歷,就是一個章節;也許的也許,就是一次嘆息一種結局。這本書,其實只有自己能讀懂﹗
打開的窗戶,其實是一扇心窗。
越來越明白︰活得簡單,才能活得自由。覓一片草地,靜靜躺下,感受大地的柔軟,陽光的微笑,藍天的遼闊;掬一捧泉水,一飲而盡,感受歲月的平靜,生命的清遏ゐ雄嘉淨然;擷一片秋葉,默默聆聽,感受風的旋律,雨的呢喃,感受這個人生,這個世界的美麗情懷。心簡單,活著就簡單;心自由,活著才自由。讓心簡單,讓心透明,讓心輕鬆,活著,其實就是一種自由,一種福祉﹗
越來越明白︰越聰明的人,其實越累。在乎的多,割舍就難,往往失去的也就越多;追求的苦,心事就重,往往美好的也就越少。人生中,有些東西,只是數字,不必太刻意;有些人,只是過客,不必太留戀;有些事情,也只是事情,不必太奢望林肯大學
打開一扇心窗,擁有一份美麗的心情,一個簡單的心境,一種福祉的感覺,即使不完美,也是最美﹗

夢境中演繹的無意識過程

2013.09.23 Mon

18:55:53

CCIBA
事情的開始還是那個在別人看來不應該是個問題的面試結果,是的,在我這裡它的確又成了個事了。我是一個比較較真的人,對於沒有達到自己預期的結果,我總是會不斷的糾結自我,直到我再也總結不出來任何可以導致我失望結果的細枝末節為止。

這幾天身體和大腦不斷的被面試經歷的畫面折磨著,只要有片刻的清閑它就湧現,可惜了我的假期去把思緒理個清晰。又是這么個點數,大腦總是習慣在一天結束時若有所思,在一天開啟是略有心得。記憶定格在面試最後的一個問題上,我很高興終於是最後了,問題是︰把你在大學余下的時間分成十段你會怎么安排。說真的,我很不喜歡這個問題,但是當時實在不知道原因,略加思索後,將十段進行了三三三一的分發,構建了一個三角模型進行敘述,純粹憑直覺的敘述。當時的我對於這一現象並沒有多大的感觸,一問一答罷了,現下我也不覺得有何不妥。我要說明的問題是關於這個三和十的問題---為什麼自己會對“十”比較排斥而對“三”比較青睞呢?

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導論課的教授舉過這樣一個例子︰對於你有多愛你的愛人這一命題從原因上進行分析判斷,當一個人被要求寫出十個對方的優點時,這個人在舉例的過程中很猶豫艱難,然後承認愛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較之前下降了,另一個被要求舉出三個優點的則覺得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只是愛的感覺有點奇特。我很喜歡這個案例,因為這個案例對於引出意識和無意識這個主題是幾乎完美的。當某些抽象的物被無限具象後,這個東西總會失去某種莫名的魅力,只是某種而非全部。愛是如此,夢想或者說未來更是如此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讀過弗洛伊芳的人都知道,他是自己成功的犧牲品,大多數的人們是不喜歡他的,因為他的謊言,對朋友的無理取鬧以及對對手的冷酷無情,但這一切正是精神分析學成功的根本所在,但是這個學派的確不屬於認知心理學的範疇,也就是它在某種程度上不能被算作科學。關於這一點我以前是不認同的,但現下,我真的是舉四肢贊成。因為理論能被能被算作科學的兩個標準,它的確是不完全符合的,但是這跟研究這一理論並無什麼因果關係,現實的情況是有大量的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對於他的理論進行研究,還有很多的門外漢對他瘋狂的迷戀。原諒我在本文的所有非專業說辭,畢竟對於一個學習金融的本科生來說,心理學的國度的確是太浩瀚且迷幻了,太虛幻境?不,應該是整個天上人間。

我對心理學的好奇的確是從弗洛伊芳開始的,從小屬於想像力比較豐富的孩子,經常做夢就成了稀松平常的事了。關於做夢,真的是言之不盡的樂趣,有時候竟然可以有連續劇的效果,甚至在某種未知的力量下年幼的自己有意識的去控制夢境裡故事的發展,對於做夢和夢境,我的確是感觸良多。直到國中的時候看到一個叫夢的解析的書,我簡直如獲珍寶。弗洛伊芳打開了我關於心理學科的大門,然後我就在這條道路上進入一個萬劫不複並且越走越深越走求知的慾望越強烈的地步。年少無知的自己曾經因為一些事情迷失了自我,因此在過去比較長的一段時間裡犯了很多的錯誤走了很多不該走的路,但幸運的是,我不是弗洛伊芳,沒有成為精神分析的犧牲品。在一個人的點撥下,我開始了找回自我的過程,這個過程一開始是痛苦的,或者說這整個過程都是痛苦的,心理的洗禮都是小事,關鍵是無法受限的時間和無法預料的未來對這一過程的衝擊是激烈甚至慘烈的,但慶幸的是我堅守了下來,也基本找回了自我。對於那個朋友的幫助,我想銘記於心都是不夠的。

現下將頻率調成弗洛伊芳的模式,對那段記憶進行淺顯的剖析和深沉的思索,當然還有心靈的告解和感激。

那個時期的我,更多的是本我或者超我的存在,對於自我,我認為是混沌且茫無的。弗洛伊芳的**嫉妒理論雖然我不認同,但有一點我不否認,就是女性的超我意識較男性是弱一些的。我個人認為這個不是智力或者能力的問題,而是身體的構造問題,也就是本我狀態裡就已經存在持續進化的體現下自我和超我的階段裡,這個問題的根據在於男女性征的差異---女性的性器官存在的要更加隱祕保守。關於**勃起是不受大腦控制這一點,在心理學神經學和醫學界應該都是一致認可的,這一點貌似還有試驗可以證明。根據這個訊息理解,就是關於性衝動是不受思惟控制的,但是這不構成罪犯逃脫法律和道制裁的說辭。器官回應的確是不受大腦控制,但行為的進行的確是受意識的支配的也就是大腦,除非過度飲酒後造成神經遞質在突觸間傳遞的阻礙使自己意識出現混亂外,大腦架構正常的人應該都是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

言歸正傳,我承認作為女性,我的情感把控力在某一時期是不合格的,也就是有較大的無意識區域又或者說意識存在於意識區域的朦朧狀態中,具體表現為對自我的缺乏和慾望意念認識不足控制能水準不強,這個表現讓進入了一個完全混沌的時期。原諒我用不堪回首形容那旁人看起來極近平淡且平凡的日子,我的不堪回首只是針對我的心理標準而言,也就是說,它的不堪只是我個人標準的判斷罷了。首先,自己的學習進入一個低效且對於落後恥辱感和自尊心下降的階段;其次,對於和他人的交往或者說自己的生活進入了一個相對浮誇的階段,也就是有很多的謊言和戲劇性,甚至有對朋友的無理取鬧和對對立者的刻薄冷漠,疑心和博取周遭認可達到了一個高度發展的階段(這個階段之所以能如此告訴發展還有特殊的原素在,一是自己在進入一個自我認知混亂的時期裡沒有堅持進行對於各種書籍的涉獵,甚至幾乎除了課本和必要的參考練習書外幾乎沒有進行任何的閱讀經歷,更悲哀的是這個沒有是除了時尚和當下泛濫的疼痛式青春文學作品的;另一個是自己意識到行為的問題但更多的被無意識趨勢,也就是意識區域的狀態是朦朧的);最後,就是自己在所處環境上經歷了一次大的變動,兩個環境的差別十分明顯從而導致我的心理狀態出現大幅的波動(不論是接觸的人物特性還是環境氛圍氣質差異甚大)。

這個時候我可以引入開始關於耶魯教授的案例的目的了---意識和無意識。能直接且深刻影響我們解決問題的思惟和決策的,往往是我們的意識到達不了的區域,也就是無意識的區域。關於這個問題太過繁雜,我只能勇敢的借用但不系統的說明各種論據的緣由了。因為無知所以無能,因為無能所以無意識,無意識就是預料之外,所以這樣的結果更令人深刻甚至更致命。

什麼是愛?我近期的文字,或者說從我知道愛,更準確的說從我懂得我喜歡帥氣的男孩子開始,這個字就在我的世界裡誕生了,並長期處於主流地位。愛是抽象的,若是具象了,結果大多會跟試驗的結果一樣,當然這個具象的程度越具體則這個愛的美感就越少,就像夢想,更多的時候是因為它的不切實際而讓人欲罷不能。這個與弗洛伊芳關於夢境的解釋是對慾望壓抑的結果有異曲同工之妙。愛,有時候因為我們意識到達不了的部分而感覺奇妙。這個奇妙是好壞參半的,當愛是甜蜜的時候,無意識的部分創造浪漫和情調然後促進荷爾蒙的分泌,但是當愛進入了絕望甚至決裂的過程,這個無意識部分給了我們猜疑想像的空間,也就是我們進入了做夢的階段。想像一下,當愛轉化成對自己行為的壓力進入夢境的階段,那份破壞力真的是不可估量。



而我的混沌就來做這個無意識的驅使然後越演越烈,當愛的欲念超出了無意識的界限形成某種行為或者心理的時候,這個時候的愛,我認為這已經不是愛了,而是佔有欲,是自我意識的投射又或者是自我意識的轉移。至於是投射還是轉移這個得看具體的行為對這一思惟概念來做判斷。但是不論是投射還是轉移,這個破壞力都是不容小覷的。一是對自我內心的破壞,這個我相信不用多言,另一就是對於非我的破壞,這個破壞是作用在時間和空間維度裡的,就相當原子彈的爆炸,毀滅性的破壞不僅僅只是爆炸的一瞬。

對於這一點,我想對於現下還有心理障礙的我來說是深刻且深沉的。過去幾年的各種經歷,尤其是感情上的經歷,友誼的也好愛情的也罷,總之和人有關的情節讓我徹底的擊潰了我自己,也就是我理智的崩潰源自於我對自我的問責,也就是當時的我認為我自己是我個人標準裡最差的那一類人,也就是人渣。當然和實際的社會標準比起來,我離人渣兩個字還是差之千裡的,至少我沒有做傷天害理有悖倫常的事,頂多就是青春期的離經叛道小打小鬧罷了,這必須感謝混亂前多讀書的經歷和嚴匈酘仕的家教。之所以存在障礙,一方面是周遭所處的環境和自己理性形成的環境的差異和差別的緣由,更多的是目前生活的環境裡沒有熟知真實的我的人,因為和這個環境初遇時我就已經處在意識混亂茫無的時期了,因此很多的固執己見和不甚了解讓這個障礙顯得積怨已久根深蒂固,使得我著實是無力更無心去克服這個障礙,也就只好妥協的任其發展了。對於任何的情感,要是到了說服自己一切隨緣的地步,心必定承載著無法名狀的無可奈何,聽命於緣分在我看來是最悲情的釋然。但這也不全然是壞事,對於現下的自己,這個障礙的確在某種程度上製衡了一些外化的變化,可以讓我更完整的找回自我。

對於一些經歷,我曾經心因性的屏蔽了它,但真實的存在和我自身大腦系統的完整不容的我自己有意識的否定,所以我還是清晰的記得每一點一滴。只是這個過程裡,我的確覺得自己就是自己眼中的敗類,過著自己最不齒的散漫生活和有著自己最不屑的寂寞心態。對於那個時期本我本能控制力的弱,讓一向克己清高的我認為自己是渣滓是在所難免的,畢竟很小的時候自己就明白可到達範圍內意識的控制,也清楚該如何去控制不想有的慾望。只是當時的自己自我認知混亂又沒有去閱讀書籍,所以悲劇的認不清什麼是不想有的慾望了。的確是不想有,我認同那存在即合理的說辭,因而認為慾望的存在是對本性的認可,但慾望的控制更多的是對人性的尊重。我深知我不是弗洛伊芳但我慶幸我讀過他的書,即便擁有那個讓自己極度討厭的時期,但我認為我終究還是幸運的,沒有他智慧卻比他幸運。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感謝時代的不同、時間的容忍和天賜的父母。更幸運的是我的經歷遠夠不上荒誕或者說多么令人生厭,即便拿到古板嚴格的道統思惟裡,我頂多被判個幾天監禁罷了。這個自信我還是相當有的。只是我自己對自身的審判和責問讓對自己進行了炮烙之刑然後再五馬分尸碎尸萬段扔入萬蛇之盆的處決,一個必死無疑的結果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那我怎么還活著?是的,我只是對我的思惟意識進行了判決和處決,這個和我的身體狀態無關但實際上或多或少還是受到了些許影響的。用文學一點的說法就是,我的靈魂重生了,這個重生不是奇跡,因為它的確經歷了輪回的苦難得以涅的。當然還是要感謝閱讀,畢竟這個是改變我命運唯一且最佳的模式。三毛說過,女人的面相是會透過閱讀有所改善的。我的媽媽就時常跟我說,二十歲前長的不好看可以怪罪於父母,但是二十歲後還是如此更多的要責怪自己。從外在來看,那個時期的確進入了一個比較俗氣甚至懈怠的狀態,再次感謝之前的閱讀讓自己沒有到俗不可耐的地步,直到當那個過去的靈魂被徹底折磨到斷氣,那個俗氣的感覺才灰飛煙滅,又要說感謝閱讀了,但是也的確如此,讓我沒有太有愧於父母的良好基因。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對事物尤其是問題進行蘇格拉底式的追問,又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我的精神和意識進行弗洛伊芳式的剖析,但我確定這個習慣不是現下自我培養起來的,應該是那個死去的"我"最後的21G吧,總之我是很滿意現下的狀態,對已達到的意識區域不斷深化昇華控制水準,然後透過閱讀和經歷不斷照臉無意識的區域,拓郤己對自己思惟意識的控制區域,滿足內心對於強者和王者的欲念。

這是一個過程,一個的確感覺不怎么美好的過程,但至少到目前為止,狹義的結果還是有勇氣可以直視的。

面帶慈祥的父子情

2013.08.08 Thu

17:36:41

我知道,在每個人長大的時候都會花一點心思去記憶起美好的童年。相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它是人生中第一份寶貴的回憶,不管是被賦予的是美好還是絕望,冰冷還是溫暖。就像是一棵小太陽花,在陽光的浸潤下顯得熠熠生輝。人生之中有許許多多的味道,人們習慣稱之為是“五味瓶”,在混沌的腦海中我從沒認真的釐清過孰是孰非,哪一個味道都沒能在印象之中占於太過重要的位置,自打懂事以來,我沒能將傾洒而出的調料重新收回,它們翻滾蒸發,直到彌散在天空中留下一絲絲淡淡的香氣回收

輕輕推開屋門,他躡手躡腳地慢慢得將門把手推向裡邊,嘴裡呼著冬日中冷冰冷的白氣,手裡捧著一碗手藝老練的鍋白菜麵條。走到床跟前,輕拍了一下正在熟睡的她,讓她趕快趁熱吃了飯。坐月子的時候,一日三餐都是白麵條,久而久之這成為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煮菜的入門學藝,除了這個其他都不會,對了他偶爾還會沖雞蛋給她喝。這間屋子不大,才十幾平米,廚房在院子裡不跟裡屋相連。屋內陳設的家具都是這個女人來到城裡用自己攢的錢買的,雖然簡單了點,但是兩個人很知足,家裡也擺著唯一的一件值得“耀”的電器----一台酣鯏纏覽 1〇厠D簔一輛公司的貨車,明天,他又要出車了,他沖著正在吃飯的她說要照顧好自己和老二,細細的叮囑著,嘴角揚起了身為一名父親本應有的溫暖的笑。說完就收拾著床邊積攢的尿戒子好趁著這毒熱的陽光將它們洗乾淨晾干。這個父親今年二十七歲,風華正茂的年紀,但因為十九歲時就有了老大,他的面容已不再帥氣,嘴邊上部長滿了邯淡壇硬的扎人的胡子,眼角也出現了絲絲皺紋。為了這個不怎么富裕的家庭,他必須努力奮鬥去掙錢。那個時候,記憶中的他是慈祥溫和的,不會發脾氣也不會無緣無故的責罵。

那個男人是我的父親,自打記事起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對這個人開始了害怕和擔憂。必不可少的是在那個時候我已經讀懂了很多家裡的事情,一根根敏感的神經在身體裡滋長,蔓延直到長大懂事之後,我才明白了一切。爺爺也是運輸公司的老前輩,但做事一向謹慎低調,不愛出風頭,很是本分的人。但父親卻在中學的時候就喜歡打架鬧事,是個滋生是非的頑皮小子,但本性善良。爺爺有八個兄弟姐妹,最小的那個與爸爸的年紀相仿,所以排行老大的爺爺不得不承擔起養家糊口的重要經濟來源,記得小時候爸爸常常埋怨爺爺做事不分親疏遠近,對人不公。的確,爺爺疼愛兄弟姐妹勝過自己的兒子。隨著時間的延長,父子兩個人的矛盾一步步的惡化,以至於人到中年的父親回家過年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因為兩人的拍子總合不到一起,一旦待在一起指定就會滋生出難以撲滅的小火苗。好幾次在爺爺的生日宴上當著很多親戚的面父子倆都拍了桌子,惹紅了臉。

也許是因為生計的問題,那時候剛剛下崗沒有工作的父親像是變了一個人,常常摔碎家裡的東西,對母親的態度也不如從前,四處找到以前的朋友攬活掙錢,對於那時的父親比起幾年前一下子老了不知多少。父母結婚的時候沒有拍結婚照,沒有擺婚宴,沒有請雙方的父母只是簡單的在那個十幾平方米的小屋裡邀請了幾個老朋友吃飯。倒不是喜歡一切從簡,只因為那時候沒有錢。爺爺奶奶沒有拿一分錢,在生我的時候也只買了四個燒餅,因為是老一輩的恩怨是非,所以到現下我對爺爺奶奶談不上喜歡只因為一份親情擺在那裡我還是盡到了責任。結婚之初,家裡沒有桌子,就用爸爸積攢成堆的書搭成了小桌子,樣子勉勉強強的說得過去。父親現下回憶起過去的難處都笑著講了出來,我清楚的記得,每一次父親拿回好煙好酒的時候他都會分最多的一份讓姐姐捎給爺爺,爺爺也會將親自炸的藕合,茄子餅還有父親最愛吃的韭菜肉的餃子讓姐姐捎回家裡吃。也許在爺爺和爸爸的心裡都是在可惡的自尊心在作怪,誰都不是服軟的人,但心裡卻都還時刻牽掛著對方real estate agent Thailand

零八年的春節,在媽媽,姐姐和我的強勢圍攻之下,硬是將父親拉回了爺爺家過了一個團圓年。說來也奇怪,一見面就掐起來的兩個人立即變得相敬如賓。那一晚過得很福祉,還照了全家福。父親臨走的時候,爺爺還不忘將兒子最愛吃的韭菜肉餡兒的餃子包起來讓父親帶走。那一刻父親什麼話都沒說,遞過餃子就匆匆下了樓。我緊緊跟在父親的身後,在灰暗的路燈下面,我隱約瞧見了在視窗那兒站著的爺爺,而父親的腳步走的有點遲疑。爸爸隨手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盒煙,在冬日寒冷的夜裡,父親的背影顯得很瘦削,他的腳步踱著很慢的速度前進,左手插在褲兜裡,可以看得見白色的煙氣從父親的嘴裡呼出,他不時地還會低下頭看看跨在手臂上用層層布袋子包裹起來的餃子。我走上前想要替父親拿著它,卻被父親硬生生掙了一下,我看到他的眼角剛剛被寒風吹干的淚痕,眼睛還微微濕潤。我知道了父親的意思所以默不作聲的跟在他的身後。一根煙抽完了,他伸出左手想要向衣兜裡再取出一根來抽,父親每每在這個時候多半是有煩心的事情,父親雖然喜歡抽煙但不會一根接著一根抽。突然停住了腳步的父親微怔了一下,立刻也將手裡的煙頭碾碎在腳下,我跑到跟前,一張紅色的存折出現下他的手中,他的眼角滲出一絲悲慟,雙手不自覺地抱住頭部,蹲下了身子癱軟在地上。我從沒見過那麼無力的父親在馬路上坐著,刺耳的煙花爆竹的聲音彷彿凝凍在空間裡躍不到他的耳根深處,有了幾根銀絲的頭髮在微黃的燈光下顯得沒有光澤,我不敢將這副面孔與十幾年前的他相比,我的相冊裡存放著他高中和二十多歲時的照片,那時的他絕對是方圓幾百裡的帥小伙,直到今天我都覺得他比吳彥祖還帥。說到這一點,絕不僅僅因為他是我的父親。上了高中的我,才知道,那張存折是爺爺存了大半輩子的血汗錢,統共十幾萬全都給了父親。那時我才慢慢讀懂我一直迷惑的那父子倆的問題。

從那個春節之後,父親經常去爺爺家。久而久之那塊冰山似乎也融化了。積攢了半輩子的感情在爺爺暮年的時候終於都說了出來。

帶來生機的夏雨

2013.07.25 Thu

03:44:49

出讓生意
快要下雨了,天氣極其的悶熱,隨著一聲悶雷,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看了一下表,這時已經是早上八點了,可是天還是邱忽的;烏雲露出了它的凶相,它遮住了太陽,讓大地沒有一絲光明;風也是一個勁的呼呼掛著;樹葉在風的伴奏下歡快地舞蹈,它們好像在說︰“要下雨了﹗”突然,閃電擦空而過,發出“ 嚓 嚓”的怪聲,接著雷聲就像是一枚炸彈,不知是什麼時候,突然在天空中爆炸了,並發出了“轟隆隆”的響聲。緊接著,大雨瓢波而下,千萬條雨柱“ 裡啪啦” 地從天而降,豆子大小的雨點打在窗戶上,發出“啪啪”的聲音,如果這時你在外面來不及躲藏,肯定會變成“落湯雞” ﹗

濟南夏季的雨來得快,去的也快化粧課程

不一會兒,雨漸漸的變小了,天空也慢慢的成了湛藍色,剛下完雨,地上濕漉漉的。現下,許多小朋友下樓去玩耍,他們這兒踩一下雨水,那兒踩一下,雨水在他們腳下濺起水花,“吧唧吧唧”的響,還不斷的傳來他們歡樂地笑聲storage unit

天空出現了太陽,太陽公公把陽光洒向大地,大地散發出泥土的芬芳,空氣中夾雜者絲絲涼意,知了在樹間發出“吱吱”的叫聲。
濟南夏季的雨,帶給我們無限的關懷和勃勃生機﹗